合同纠纷

主页 > 热点关注 > 合同纠纷 >

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经过则抵押权消灭

来源:未知添加时间:2020-01-04 11:33 点击:166
文 | 胡光武 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案情摘要
原告张某某名下位于南明区××单元××房屋于2012年办理抵押登记,债权人为被告彭某某,抵押期限为一年。原告张张某某与第三人曹某某办理公证书,内容为原告决定用原告本人名下的案涉房屋向银行和担保公司设定抵押借款,特委托第三人曹某某作为原告的代理人,代表原告在贵阳市房屋产权监理处办理房屋抵押登记手续,领取他项权证书等事宜。
后第三人曹某某代原告与被告彭某某签订《房产抵押借款合同》,涉案房屋办理抵押登记,抵押权人为被告彭某某,债权数额为400000元,抵押期限为2012-5-16至2013-5-16。
      原告认为,被告从未向原告主张过债权,被告作为抵押权人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未行使抵押权将导致抵押权消灭。诉请:依法判令被告协助原告办理解除原告名下位于南明区××单元××号房屋的抵押登记手续。
 
 
 
本案争议焦点: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经过抵押权是否消灭。
 
 
 
一审法院观点
第一、抵押权属于担保物权,《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七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担保物权消灭:(一)主债权消灭;(二)担保物权实现;(三)债权人放弃担保物权;(四)法律规定担保物权消灭的其他情形。”根据物权法定原则,物权的种类和内容必须由法律直接规定。物权的设立与消灭,亦应有法律规定。当事人不能在物权法之外设定物权,也不能以物权法之外的方式消灭物权。本案原告提交的《房产抵押借款合同》包含了借款合同与抵押合同,抵押合同是借款合同的从合同,主债权消灭、则担保物权消灭。抵押权作为担保物权被赋予了严格的从属性,由此规定了担保物权在消灭上的从属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并没有规定诉讼时效期间经过后抵押权消灭。
第二、所谓诉讼时效,是指权利人请求人民法院以强制程序保护其合法权益而提起诉讼的法定有限期限。诉讼时效制度是一种抗辩制度,抵押权是他物权,而非请求权,抵押权不因主债权诉讼时效届满而消灭,满足了抵押权支配性的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零二条规定:“抵押权人应当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行使抵押权;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上述法律规定以人民法院的保护为落脚点,对抵押权人行使抵押权的期限作了明确规定,该条规定的是抵押权的行使期间,或者说是抵押权的司法保护期,因为该期间届满后,抵押权人丧失的是抵押权受人民法院保护的权利,抵押权人只是不能通过人民法院请求拍卖或变卖抵押财产,但仍可以通过与抵押人协议等方式就抵押财产优先受偿,而抵押权本身并没有消灭,只是成为自然权利即相对于抵押人为自然债务,但自然债务并不因丧失国家强制力保护而当然解除。依据我国现行的法律规定,并没有规定在抵押权成为自然权利的情况下,抵押人就可以随意支配抵押物,更无法律规定抵押人诉讼消除抵押物之上权利障碍的请求就应受到人民法院保护。
故张某某以主债权超过诉讼时效为由请求彭某某协助办理解除涉案房屋的抵押登记手续,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观点
 
 
张某某与彭某某签订的《房产抵押借款合同》约定的借款期限于2013年5月16日已届满,且彭某某未举证证实其起诉请求张某某还款的诉讼时效存在中止、中断等法定情形,故应认定至张某某提起本案诉讼之时,涉案借款主债权的诉讼时效已届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202条规定:“抵押权人应当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行使抵押权;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之规定,应当认定抵押权人及本案彭某某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未行使抵押权导致其享有的抵押权已消灭,而非胜诉权的丧失。本案按抵押权消灭后,抵押人及本案张某某要求解除抵押权登记的,应当支持。  一审判决处理不当,予以纠正。
      二审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彭某某协助张某某办理解除张某某名下涉案房屋抵押登记手续。
 
 
“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经过抵押权是否消灭”的问题,其实早有定论。《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7年第7期刊登的《王军诉李睿抵押合同纠纷案》的“裁判摘要”明确:“抵押权人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未行使抵押权将导致抵押权消灭,而非胜诉权的丧失。抵押权消灭后,抵押人要求解除抵押权登记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
      或许是因为好事多磨,笔者参与办理的前述张某某的案子,尽管一审中我们就将《王军诉李睿抵押合同纠纷案》提交给承办法官供参考,但到了二审张某某的诉请才最终得到支持。

  联系人:张律师

   电话:18198501019

  传真:

  邮箱:810379843@qq.com

  地址: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中央商务区2号楼

Copyright © 2002-2017 贵州律师_贵阳律师_贵州知名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