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

主页 > 法律知识 > 交通事故 >

从一则案例窥探道路施工作业的损害赔偿责任

来源:未知添加时间:2020-01-08 19:30 点击:51
祝会兰 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
 
从一则案例窥探道路施工作业的损害赔偿责任
 
委托人郭**骑车经过绥阳县红旗东路,因道路井坑未加盖井盖,且没有设置任何警示标志,导致郭**所骑摩托车前轮掉进井坑,致使郭**受伤 。贵州群众律师事务所接受其委托后,指派本律师作为其代理人,向遵义市绥阳县人民法院以地面施工损害纠纷案为案由诉讼维权,绥阳县法院最终判决施工方七冶土木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对郭**进行 损害赔偿。以下意见就施工方是否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进行了阐述:
施工方**土木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应对郭**的损失承担去全部的赔偿责任
(一)本案施工方**土木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作为绥阳县红旗东路旧路改造工程项目的施工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零五条:“道路施工作业或者道路出现损毁,未及时设置警示标志、未采取防护措施......致使通行的人员、车辆及其他财产遭受损失的,负有相关职责的单位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在道路施工作业时对未加盖井盖的井坑既未采取任何的安全防护措施,也未设置安全警示标志,存在重大安全隐患,才导致在晚上骑行经过的原告受伤,依法对原告发生事故致伤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设置明显标志并采取安全措施,这是法律对地下工作物所有人或占有人所规定的特殊的作为义务,未按法律的规定要求作为,即构成不作为的违法行为。此种注意义务,应采善良管理人注意义务,标志的明显性和措施的安全性均应作较高的要求。“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一语,不能仅理解为没有作为,他还包括虽有作为但属消极作为这种情况。即虽设置了标志,但标志不足引起他人注意,虽采取了一定的防护措施,但该措施不足以起到正常安全防护作用。这些标志和措施须足以保证一切在施工地点正常活动,通行之人免受因施工形成的危险因素(如坑,沟,障碍物)的损害。所以,设置了明显标志和采取了安全措施,当未达到足以保证他人安全之程度者,仍不妨构成对危险义务的违反。设置的施工标志和采取的安全措施能够达到预防损害发生的程度,这是对施工人的要求。设置明显标志是要求施工人在施工标志的设置上必须具有鲜明性和警惕性,并且将施工标志放置在与施工工地有足以能警示车辆和行人安全通行的安全距离外。采取安全措施是要求施工人必须尽到善良管理人的注意义务,即加强施工设施的管理、消除安全隐患等,同时要求施工人设置的安全措施必须达到足以预防事故发生的程度。
(二)施工方**土木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把责任推向受害人的理由不能成立
施工方**土木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认为受害人即郭**对该路段的状况是明知的(无驾照),故应当免除被告的责任。这一说法缺乏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五条:“在公共场所、道旁或者通道上挖坑、修缮安装地下设施等,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施工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九十一条规定:“在公共场所或者道路上挖坑、 修缮安装地下设施等,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施工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据此,地面施工致人损害属于特殊侵权,施工人应承担无过错责任。只有受害人故意以及存在法定免责事由的情况下,方可免除或减轻施工人的责任。原告之所以会掉下井坑受伤,是因为被告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三十二条等相关规定,没有在离施工作业地点安全距离处设置明显的安全警示标志,也未采取防护措施,才使得受害人在发现障碍物时,时间已晚,来不及反应。如果被告依法在距施工地点安全距离处设置明显的安全警示标志,还会有这种结果吗,看见了安全标志,就不会掉进十米井坑而受伤。因此,对本案损害后果的发生,不存在主观故意,故施工方**土木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对本案事故不存在免责或减轻的情形,应当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
绥阳县人民法院判决施工方**土木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对郭**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施工方**土木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不服上诉至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最终郭**通过强制执行获取了生效文书确定赔偿金额。

  联系人:张律师

   电话:18198501019

  传真:

  邮箱:810379843@qq.com

  地址: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中央商务区2号楼

Copyright © 2002-2017 贵州律师_贵阳律师_贵州知名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