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

主页 > 法律知识 > 刑事辩护 >

刘某某强奸案中对“一对一证据”的案例探讨

来源:未知添加时间:2019-12-19 18:25 点击:150


强奸罪,是指违背妇女意志,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交的行为。一般而言,此罪的重点不是发生性交的行为,而是是否在违背妇女意志下做出的性交行为。对于强奸罪的一般形态,存在很明显的暴力,可以清晰认定犯罪行为。但对于一些较为模糊的行为,往往只存在“一对一的证据”。所谓的“一对一的证据”是指,只有被害人陈述和犯罪嫌疑人的辩解,没有其他较为有力的证据认定是否构成犯罪。本案经过两次补充侦查,对犯罪嫌疑人已作出不起诉决定。
 
 
案情介绍
 
      根据起诉意见书所载,两人经微信认识,微信上只有约定见面时间和地点,案发当晚第一次见面。晚上23时许,男方开车准时到达,提议去茶吧喝茶,因茶馆关门,女方遂提出去酒吧消费。进入酒吧后,女方主动点了一瓶红酒并自行喝了半瓶,且声称这点酒并不算什么。0时许,男方搀扶意识不清醒的女方走出酒吧,有酒吧服务人员证人证言。男方将人事不省的女方带至轿车后排强行发生性关系,女方没有任何意识,也没有任何反抗。随后男方将女方带至宾馆,凌晨3点,女方醒来后双方发生冲突,并且抢夺男方手机,删除相关微信记录。女方于第二天12时向公安机关报案,15时提取女方血液及尿液。鉴定报告中确认:1.女方阴道内有男方的DNA;2.未发现血液中有安眠药和酒精成分。
 
关于被害人笔录所载,事实部分主要有以下几点:
▲▲▲
1
 
    
    报案时间的延迟。女方没有在发生强奸后立即报案。虽然女方在当晚确实多次向公安机关报案,但是在笔录中却闪烁其词。对于其第二天12时才向公安机关报案的解释是因为身体原因才向公安报案。
 
2
   
    没有检测出安眠药成分及酒精成分。女方第一次第二次笔录载明,自己酒量不错,半瓶红酒不足以使自己处于醉酒状态,所以怀疑在酒内下药。但是鉴定书载明,未在检材中发现安眠药以及酒精成分。
 
3
 
关于微信证据。案发后,女方删除自己与男方的微信记录,并抢夺男方手机删除了与自己的微信记录。女方称对方邀约,男方辩称对方邀约。
 
4
   
   关于案发当晚二人的行动轨迹。女方称,案发当晚,双方直接去酒吧。男方辩称先去茶吧,因其暂停营业,才前往酒吧。
 
5
 
    关于酒吧消费经过。根据男方笔录载明,酒和雪碧是被害人点的,男方只是点了一杯茶,后因向节约钱,所以向服务员要求换成了一杯温水,此点可以和酒吧服务员证人证言相互印证。
6
   关于录音证据。根据男方笔录载明,双方于3时许发生过争吵,且已录音,通过录音内容可知,难以判定本案存在金钱交易,但是可知并非有强迫情绪。
 
案件评析
 
1
 
从证据方面分析:此案的焦点在于是否违背妇女意志,而是否违背妇女意志为是否涉及以药物或者酒精作为暴力手段,所以应当对此加以证明。第一,本案在证据上,因红酒已不能取得,对于被害人血液尿液的检测,并没有发现酒精及安眠药成分,其证明以药物甚至酒精作为暴力手段的证据是不充分的。第二,对于被害人的陈述、没有调取相关微信证据、没有调取茶吧和行车记录仪记录,以及结合双方陈述供述和证人证言相互印证,明显证据不足,无法形成证据链条,且不能排除合理怀疑,所以不能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应当撤销案件。
2
从客观方面分析:在轿车后排座发生了性行为,这是双方确认的事实,亦有侦查机关证据佐证,此点不予赘述。
 
3
    从主观方面分析:笔者认为没有违背妇女意志。直接证明强奸行为是否成立的直接证据往往只有犯罪嫌疑人供述和被害人陈述,在这种“一对一”的情况下,简单采信被害人陈述或犯罪嫌疑人供述都是不正确的。其理由有:第一,应当将被害人陈述与犯罪嫌疑人供述进行比较分析,发现两者之间相互矛盾。通过事实部分的叙述,本案有诸多疑点相互矛盾,明显不符合逻辑和常理。第二,应当分析犯罪嫌疑人供述,并将犯罪嫌疑人供述与间接证据进行比较分析。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对于整个事件的前后过程,在细节问题上,供述始终一致,没有出现反复。部分细节也有酒吧服务员证人证言相互印证,可信度很高。而被害人的陈述,对于部分细节问题,前后矛盾,甚至有些地方不合常理,应该降低证明力,排除对犯罪嫌疑人不利的供述。
THE END
        综上,对于强奸犯罪中,应当就全部的行为轨迹进行全面细致的审查以锁定事实,用以质疑受害人的供述。另外,笔者就律所同事承办的强奸案的讨论中,有一个案子也具有代表性。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和受害人曾经有过男女朋友关系,但是当时强奸行为发生时,受害人是不自愿的,且称在酒店被强奸四次,时间跨度较长,中间犯罪嫌疑人还离开酒店去购买食物和水等。在这个案件中,可以调取酒店公共部分的监控来证明两人是否自愿进入酒店的事实,也可以查询双方酒店登记的事实,犯罪嫌疑人离开酒店的事实,以及受害人是否被压迫到不能自行离开的事实。
      对于强奸罪的审查和认定,常常存在着武断的做法:只要能够证明发生了性关系,且被害人说自己当时不愿意,就判定有罪。这显然不能达到刑事法治的“严格证据标准”,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怀疑的标准。所以应当客观、全面、细致地审查证据体系,审慎判断“违背女方意志”能否成立。据以证明“暴力”的证据不足、指向不明,且被害人陈述可信度不高,而又与其他客观证据存在明显矛盾的,不应当作为犯罪处理。冉江磊  群众律师

  联系人:张律师

   电话:18198501019

  传真:

  邮箱:810379843@qq.com

  地址: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中央商务区2号楼

Copyright © 2002-2017 贵州律师_贵阳律师_贵州知名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